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深度索欢:邪魅总裁的小嫩妻 > 132、心猿意马

132、心猿意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薄云在希尔顿酒店过了几天清净日子,感慨确实舒服,虽然她不会真正去享受五星级的服务,酒吧泳池spa什么都和她无缘。百度搜索给力文学网但最满意的是随叫随到的客房服务和冰箱里永远吃不完的零食。有了舒适的环境,她一心沉浸在复习中,忘记疼痛和琐事。
  
      这晚,宁致远从繁忙事务中抽身,疾驰前往希尔顿,好些天没见过薄云,虽然每天都会发快客问她伤势的情况,但只有见到她,才会真正心安。
  
      尽管薄云手不方便,宁致远还是在餐厅订一个清静包厢,带她好好吃一顿。
  
      “复习得怎么样”
  
      “很好,酒店很安静,暖气又足,比在宿舍和自习教室都要舒服。”
  
      宁致远点点头,心想,等薄云升大二就在附近找个清静小区,给她弄一套房子住,找个阿姨烧饭,让她专心学业。
  
      “多喝汤。”
  
      宁致远给薄云再盛一碗老参炖乌鸡汤,她这个年纪还在长个子,而且课业繁重,不补不行。回到房间,宁致远拉过薄云的胳膊仔细端详,问她有没有觉得不舒服,叮嘱她定时回医院去照x光片。
  
      薄云一一都答应,其实冰山照顾人的时候挺温柔的。他的手指抚过她的脸颊,才几天时间,她看起来瘦了不少,心莫名地疼。
  
      “给我看看你身上的瘀伤好了没。”不安份的手指转移到她的衣服扣子上,她伸手去挡,他黑眸一冷,她打了个哆嗦,任他肆虐。
  
      衣物剥除,只剩贴身衬衫,一双白嫩长腿紧紧并拢,腿上几处被踢和砸出来的淤血已经渐渐消散,还剩一点青紫。一颗颗扣子解开,衬衫褪下,他检查她的胳膊,抵挡孟琪雅猛砸的时候她两臂都有淤青,现在已经好多了。
  
      他双腿分开压住她在沙发上,大手定住她纤巧的下巴,方便他掠夺她的唇。压抑数日,他的吻像饿狼闻到羊的味道,干渴已久的旅人找到水源。从粉嫩双颊到柔软耳廓,意犹未尽,回到娇艳的双唇,蔓延至纤细的脖子。
  
      薄云不敢乱动,她打着石膏的手无比沉重,像个铅球把她坠在沙发上动弹不得。宁致远的吻一路侵袭,她喘息不停,浑身发抖。她明白他想做什么,却害怕他要做的事。
  
      他贴在她胸口,听她的心跳如鼓点,是因为兴奋还是害怕
  
      不,她是个伤患,太不人道了吧
  
      她伤的是手而已,怕什么
  
      不,万一再扭伤怎么办
  
      真的很想要,采取一个最安全的姿势,不用她胳膊支撑的
  
      high起来的时候还顾得上姿势吗
  
      宁致远脑袋里,天使和魔鬼在激烈厮杀。薄云的心跳越来越快,宁致远的手指怎么可以在那么危险的地带盘旋她试图挣脱。
  
      他压上去,低沉的嗓音蛊惑她:“别乱动,我随时会爆炸。”
  
      他也在喘息,他比她更难受,欲求不满,求之不得。他的铁臂揽着她的头颅,他虽衣衫完整,但肌肉绷紧,叫嚣着要挣脱束缚。他隔着衣衫**试探,吻她的耳垂和粉颈,聊作抚慰。
  
      薄云开始絮絮叨叨:“我明天还有最后一堂课,接下来就完全停课。平均每两天有一次考试,听说宿舍好多同学都熬通宵背书。还好我平常的笔记做得详细,不必一本书从头到尾开始啃。天气预报说下周会有暴雪,教室里面的空调不给力,特别冷,不过写卷子的时候就什么都忘记了”
  
      她说个不停,只有这样滔滔不绝才能转移注意力。宁致远的味道充斥在身畔,她每一次呼吸都能感觉到他特有的香气,清雅的木调古龙水混着年轻男人的荷尔蒙
  
      他的吻让她痒得脊背绷紧,突然,他的大手死死捂住她的嘴,胳膊铁桶一般箍紧,大声喘息,在她肩窝里闷哼几声。
  
      “云云”他在叫她的名,如呼唤神祗降临。
  
      心脏停止,薄云动都不敢动,僵在他的紧固之中,他每一条肌肉都绷到极限,脖子上的青筋冒出。半晌,他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松开手,翻个身,似乎无比疲倦,躺在沙发上,双手懊恼地揉乱头发。
  
      要疯了,他居然这样失控,像个没经验的小男孩当小小的软软的薄云就在他怀里时,他无法坐怀不乱。她什么都没做,却要了他的命
  
      那个小小的人儿窸窸窣窣穿衣服,蹑手蹑脚下地。
  
      “去哪儿”他吼一声,带着焦躁。
  
      “我我想你可能想喝水”
  
      薄云胡乱套上毛衣,去冰箱里拿出矿泉水,不是他喜欢的perrier,不过依云也很贵,他不至于喝不下去吧
  
      薄云的左手不敢用力,以身体把瓶子压在桌沿固定,右手使力,拧开瓶盖,倒在水杯里,端给宁致远。
  
      他不接:“喂我。”
  
      “啥”
  
      “用嘴。”他命令。
  
      她照做,底线呢羞耻呢溃不成军。她学他曾喂她喝水那样,含一口水,一点点哺入他的嘴里。这哪里是喝水,明明是明目张胆地**。唇舌交缠,湿润如雨。
  
      她对他毫无招架之力,兵败如山倒,他健美的体魄传递火热的体温,激吻的时候专注而热情。他又何尝不是软弱如泥,只能这样浅浅地止渴,如何平息排山倒海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