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深度索欢:邪魅总裁的小嫩妻 > 133、不速之客

133、不速之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期末考试时,薄云一直用宁致远送的钢笔,书写流畅,写出来的字飘逸潇洒,看着就欢喜。给力文学网而且,她把这支枫叶金笔当做对薄枫的一种寄托,但愿能考得好,让母亲开心。
  
      她考完最后一门,忙打电话给文浩然,说要去“赞助人”家里报到,汇报这学期的学习和生活。她没提伤到手的事,只说除夕前后再联系。宁致远总不至于过大年都不让她离开吧他肯定也有安排。文浩然虽然有点猜疑,但仍然答应。
  
      薄云考完试回到宿舍,顾情已经被家里人接走。黄婉婉和周雨婷两个外地姑娘正在收拾行李准备回家,跟薄云搂着说了一会儿话,让她好好养伤,保重身体。
  
      薄云左手不能动,胡乱收拾一点不太重的衣服塞在旅行袋里,拿上几本书,打算让小李来接她先去疗养院看母亲,然后回紫云别苑。她其实很想回自己家住,但是一整个冬天没回家,水管什么的肯定都冻住了,没有暖气可扛不住这么冷的冬天。何况取暖费可不便宜,还不如去蹭宁致远的别墅,好吃好住。当然,要付出一点“代价”就是。当下对薄云来说,省钱和赚钱比较重要,其他的,任由宁致远予取予求吧。
  
      她接到一个陌生电话,好奇地接起来:“喂,我是薄云。”
  
      “你好,我是孟琪雅。”
  
      薄云脑子里空白了三秒钟,孟小姐她怎么会找上她
  
      孟琪雅的行事风格简直是宁致远的翻版,先斩后奏,不容置喙。只是语气稍微委婉一点:“我来看看你,考完试了吧,我的车在你宿舍楼下等,你慢慢收拾不着急。”
  
      薄云怎么敢耽搁,赶紧最要紧的几样东西塞进背包钢笔、泰迪熊、手机,都是宁致远送的,也是他在乎的。
  
      狂按电梯,着急下楼,薄云莫名地有点悲伤这半年多,她好像总在狂奔,疲于奔命,赶着钻进奥迪、法拉利、卡宴现在,是去见孟小姐,那个把她手腕踩断的千金大小姐。
  
      宿舍门口停着一辆红色保时捷,她气喘吁吁地奔出来,孟琪雅一眼就认出她,下车,微笑说:“看你急得,一头汗。东西给我吧。”
  
      孟琪雅神情镇定,好似家人和朋友一般,把薄云的背包接过来,扔到车后座,把薄云推进副驾驶座。薄云忙钻进去,生怕被同学瞧见。
  
      “致远送的背包”车子开出去,孟琪雅淡然一句。
  
      薄云惊讶:“孟小姐,你怎么知道”
  
      她并不看薄云,好似自言自语,嘴角一丝微笑:“致远虽然长期在美国,实际上他的审美品位一直偏欧式,是受我影响。从小我就讨厌纽约,总想移居欧洲。后来去了瑞士上大学,致远每年跑两三趟来看我,那几年我们一起环游欧洲,去过很多地方。致远喜欢意大利、法国、德国、英国的品牌远胜于美国本土牌子。他用的东西大多都是在欧洲订购,连座驾也不爱美国车,你这个背包是他喜欢的一个设计师的作品。”
  
      薄云转头看风景,这番话不需要回答,示威而已。
  
      过了一会儿,孟琪雅说:“我请你吃饭,粤菜喜欢吧”
  
      “我我要请示一下宁总。”
  
      孟琪雅脸上微微有些不耐烦:“怎么怕我吃了你”
  
      “不是我出入都要跟他报备行踪。”
  
      “他看得这么紧还是你太畏畏缩缩”孟琪雅咯咯笑,顺手打开蓝牙耳机,打给宁致远。
  
      “我正开车带你的小女奴去吃佛跳墙,她胆子小,说要问过你才敢去。”
  
      宁致远一股闷气,孟琪雅真是神通广大,这么快就找到薄云,效率不输给他。
  
      “琪雅,你又想玩什么新游戏我警告你不要打她的主意”
  
      “负荆请罪,将功补过,可以吗致远,你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在哪家吃我去接她。”
  
      孟琪雅懒洋洋地回复:“这是女孩子的聚会,谢绝男人掺和。跟你借她一个小时的时间,我说话算话。”
  
      她立刻挂断,不再多言。她明白以宁致远的手段,就算她带薄云到天涯海角,他也追踪得到。
  
      宁致远气急败坏,立刻打开手机,用gps查看薄云的位置,正在朝着城东快速前进。他马上要开会,只得打给小李:“立刻搜寻薄云的准确位置,她应该跟孟琪雅在城东某家粤菜餐厅,半小时之内我要知道她们在哪一家哪个包厢。”
  
      到达餐厅,礼仪小姐毕恭毕敬地把孟琪雅和薄云引入包厢。
  
      “我点的菜准备好了吗”
  
      “已经齐备,随时可以上菜。”
  
      刚落座,新鲜的豆浆送上,几道适合女士口味的菜式随着服务生鱼贯而入。孟琪雅不喜欢等,总是提前安排好,吃完就闪人。
  
      她把服务生打发走,亲自动手给薄云布菜,薄云受**若惊,想双手去接,奈何左手不好使。
  
      “左手好些吗”
  
      “医生说恢复得不错,照了x光片,大概第六周就可以拆石膏。”
  
      孟琪雅默默品尝菜式,薄云也确实饥肠辘辘,考试特别消耗体力,她不客气地努力吃东西,不吃不行,她的身体健康是本钱,照顾母亲和伺候宁致远的本钱。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