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深度索欢:邪魅总裁的小嫩妻 > 279、以德报怨

279、以德报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他们十指紧扣回到医院,薄云手里抱着一大束鲜花。给力文学网苏青第一个站起来,如释重负。薄云朝她微微鞠躬,苏青想说什么又说不出口,惴惴不安地坐回去。麦克的鼻梁上已经贴上胶布,沮丧地站在一角。薄云走过去,戳他肩膀一下:“鼻子还疼吗花是给琪雅姐的,你帮忙插起来吧。”
  
      麦克看看薄云,又看看宁致远,他俩脸上都是晴天。
  
      “对不起,云,之前我实在急得失去理智,我为不恰当的话郑重向你们道歉。”
  
      “没怪你。”薄云说。
  
      宁致远冷笑一声:“回头再跟你算账,三十岁的人了,说话不过脑子。”
  
      医生来查房,看见孟琪雅的状况,他脸上一丝笑意都没有,病患的身体日渐虚弱,再好的药物也阻止不了生命的流逝。他期待着这个僵局能被打破,医者父母心,两败俱伤的局面他不想看见,最好是供体和病患能自愿达成协议。
  
      宁致远主动开口:“薄小姐同意捐献造血干细胞,什么时候可以安排手术”
  
      一点缓冲都没有,宁致远就说出这句不吝于雪中送炭的话,孟海涛和苏青都撑着沙发站起来:“真的吗”
  
      薄云说:“是,我自愿的。”
  
      孟海涛不放心地追问一句:“现在胎儿还不稳定,你有可能会流产。”
  
      “只是有可能,如果幸运的话,也有可能保得住孩子。但琪雅姐的病分秒必争,所以还是尽快做手术吧。”
  
      医生长舒一口气,看见曙光了立刻让家属都到办公室去,商量手术方案。
  
      “首先我们要在这两天为薄小姐抽两次血,一次200毫升,一次300毫升。薄小姐一定要注意补充营养。然后我们需要一周时间准备手术,在半配型的情况下,我们要做骨髓造血干细胞、自体外周血造血干细胞混合移植,也是分两次进行。薄小姐,我必须要提前告知您,您会承受相当剧烈的痛苦,而且手术的时间非常漫长。”
  
      宁致远一直握着薄云的手,她手心里都是汗。孟海涛在发抖,他没想到薄云要忍耐如此多的折磨,而且是在怀孕的情况下。都是他的女儿,他是不是太残忍就因为一个是承欢膝下的掌上明珠,而一个是二十年后才相认的陌生人
  
      孟海涛看着薄云,只见她咬咬唇,平静地对医生说:“没问题,我可以忍受。”
  
      抽血的时候,宁致远一直陪着她。鲜红的血液从她淡蓝色的血管里缓缓流出,他感觉抽的不是血,而是薄云的生命。
  
      晚餐时,薄云很努力地吃东西,她知道此时必须保持体力,看见什么吃什么,苏青突然阻止道:“这个薄云不能吃,酱汁里面有生的蛋液”
  
      宁致远心里咯噔一下:“孕妇是不是有很多饮食的禁忌”
  
      苏青忙说:“是啊,你们两个小年轻真是不注意对孕妇而言任何未煮熟的肉和蛋类、未消毒煮沸的牛奶都不能吃,奶酪最好也不要吃。还有酒精、咖啡、茶通通不可以,sala和寿司刺身这些生肉绝对不能碰,服药必须问过医生”
  
      苏青还没说完,薄云的手已经开始抖:“我早上才吃过半生的火腿,还喝了咖啡对了,在巴黎我还吃了很多生蚝”
  
      宁致远低声骂一句脏话:“很抱歉,我完全没有经验,之前也不知道她怀孕了。现在怎么办”
  
      麦克按住宁致远的肩膀:“不要为已经无法挽回的错误而沮丧,从现在开始注意。”
  
      苏青是个称职的母亲,自从得知孟琪雅不能生育,她潜意识里对薄云肚子里的孩子爆发出空前的母性,把她所有关于怀孕的知识都倾囊相授。
  
      次日宁致远就心急火燎带着薄云去看妇科医生,详细询问各种注意事项,以及该吃什么维生素补充剂。他一项项记在便笺本上,像刻苦用功的小学生。
  
      最后,他问出他最关心的问题:“我们还可以继续有亲密行为吗”
  
      “您是指性生活”医生很直白,薄云的脸刷一下红得像番茄,用力掐了宁致远的腿一下。
  
      “对,对胎儿会不会有影响”
  
      医生微笑说:“以二位的年龄和身体状况来看,当然没有问题,仍然可以享受二人世界。只是注意一下体位,不要太过激烈,如果女方感到疼痛或者不舒服就要停止。另外最好使用安全套,以防止女方感染炎症,那才是伤害胎儿的杀手。适度的性行为有益身心健康,增进伴侣之间的感情,在身体允许的情况下,并不需要在孕期绝对禁欲。”
  
      宁致远点点头,心中块垒落下。
  
      走出办公室,薄云就一顿粉拳乱捶:“你怎么能当面问医生这么尴尬的问题自己google不行吗”
  
      “云,我是做互联网的,很清楚网上有多少胡说八道,我只相信专业人士言传身教。”
  
      “那也不行,我恨不得挖个洞钻进去”
  
      宁致远含笑搂过她,贴在耳边说:“怕什么我们是正大光明的情侣,何况这几天都没有做,我已经忍无可忍,哪怕医生说不行我也要做。”
  
      “****衣冠**”薄云一顿暴打,被宁致远像抓小鸡一样捏住手腕抱回病房。
  
      孟海涛看二人嬉笑打闹,心中说不清什么滋味,一个女儿健康活泼,另一个就躺在一墙之隔,奄奄一息。
  
      孟琪雅在里面按铃,外间听见,苏青走进去嘘寒问暖,片刻出来说:“薄云,你能来一下吗琪雅想跟你说说话。”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