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深度索欢:邪魅总裁的小嫩妻 > 281、往事如烟

281、往事如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对孟海涛而言,薄枫的美妙在于她的温顺,和根正苗红的大家闺秀苏青不同,薄枫的言行举止总是内敛的,很少和人四目交接,他难以想象这样一个羞涩的女人,如何面对课堂上几十双眼睛,如何到大礼堂去参加文艺汇演。给力文学网
  
      但是薄枫一到**上就变了个样儿,她很快就和孟海涛一拍即合,好似钢琴遇到大提琴,琴瑟和鸣,难分难舍。她的性格和身体都是柔软的,要风来风,要雨布雨,**情话,百般花巧,他要一分,她能给三分。**之后,她好似从另一个忘情的自我中脱离出来,回复成一个端庄女子,以手遮住眼睛,咬着被角,默默地流眼泪,楚楚可怜。孟海涛对她欲罢不能,愈陷愈深。
  
      **的闸门一旦开启,就一发不可收拾,无孔不入地渗透。他们按捺不住,越来越大胆,孟海涛去找薄枫的次数越来越密集,待的时间越来越长,他有独用的车,出入自由,根本不必对苏青交代行踪。甚至在薄枫上门教课的空隙,他也会抓紧哪怕一分钟的空隙,偷偷给她一个天旋地转的吻,或者暗暗地捏一把她的腰。
  
      女人的羞耻心无法避免,有时候薄枫试图拒绝,把他关在门外,或者咬他踢他。他不管,义无反顾地压倒,在沙发上、地板上、**上、钢琴上他浑然忘我,全世界只剩她的喘息,她泛红的雪肤,她半睁的双眼。
  
      “我要你,我要你”他凶猛而急迫,薄枫上气不接下气,到最后,缴械投降的总是她。她的表情是绝望的,在绝望中不可遏制地抱紧身上的男人,和他一起战栗。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更何况是烈火焚身的**。很快,小女儿孟琪雅目睹了他们偷偷摸摸的拥抱,而苏青更是凭着女人的直觉跟踪而去,撞见孟海涛从薄枫家的楼道走出来。夫妻陷入冷战,不堪、败德、悔恨、纠结孟海涛处于两难境地。才六七岁的孟琪雅撒泼打滚,说她再也不学钢琴,孟海涛从女儿哭到抽搐的脸上知道,她虽然年纪小,却已经猜到父亲和薄老师之间做下坏事。而妻子苏青一言不发的分房而睡,更是最犀利的指责。
  
      他不是无名小卒,他是地产大亨,有身份有地位的富豪,妻子身后还有长城一般坚不可摧的红色靠山,女儿琪雅那样冰雪聪明他怎能放弃这一切
  
      薄枫最后一次上门教课,孟琪雅和孟海涛都不在,苏青出奇地客套,她有她的尊严和教养。一个白信封推过去:“薄老师,这段时间有劳您,琪雅现在忙于英语补习,时间有限,我们思考再三,只能忍痛放弃钢琴课了。您教得很好,我会推荐您到别家。”
  
      薄枫脸烧得通红,根本不敢直视苏青,这位端良贤淑的太太什么都知道了薄枫拿上报酬,逃跑似的跑回家。可是傍晚,孟海涛又找来。她试图关上门,他伸进一只脚抵住。僵持片刻,她怕引人注目,还是放他进门。
  
      孟海涛不动声色,在她的五斗橱上放下一个很厚的牛皮纸包,二人沉默对视片刻,几乎是异口同声地说:“这是最后一次。”
  
      她被压在**上,种种情绪涌上来,不甘、委屈、羞耻、解脱五指张开,抓住**单,孟海涛的手扣紧她的指缝。他们抱在一起,翻来覆去,**上涌起波浪,洪水决堤,薄枫感觉自己融化了,无法控制地四处奔流。他们一言不发,竭尽全力地动作,有如野兽一般。用汗水和泪水代替语言,千言万语都在肌肤相亲之中。薄枫伤心绝望,咬住孟海涛的肩膀呜咽:“再用力,再用力再爱我一次”
  
      她和他都飘起来了,腾云驾雾,死去活来。
  
      不知爱了多少次,他们筋疲力尽地躺倒,孟海涛抓着薄枫的手,放在唇上反反复复地吻。薄枫悄悄扯过一个枕头,把腰垫起来,久久地保持不动,她清楚感觉到强壮的种子在沃土上扎根。他们一直躺到月上中天,夜风的凉一点点蔓延上来。薄枫终于起身,给了孟海涛最后一个长吻,比思念还要漫长,比星轨的痕迹还要杳渺。
  
      孟海涛离开薄家之后,发现她把那个牛皮纸包又悄悄塞回他的公事袋里。那是一笔不小的钱,她不要,要了事情就变质。
  
      不要,这是一份纯洁的爱情,要了,就是肮脏的**。孟海涛沉默片刻,没有转回头,开车回家,眼泪掉在方向盘上。
  
      他回到家,给苏青下跪,他选择了家,一个安全的港湾,爱情是危险的游戏,他玩不起。
  
      二十年之后,孟海涛再度回想起有关薄枫的点点滴滴,从她一笔一划的笔迹中,读出她的痴情和哀伤。他们一向很小心不要“出事”,唯独那最后一次,薄枫选择了留存他的种子,她在信里写:“我是土壤,我是母亲。我要让种子发芽,我要你的骨肉。”
  
      薄枫写了那么多的字,却一张纸都没有寄出。也许她一开始就不打算让孟海涛知情,这只是她的独白和呓语。要多么顽强的自尊心,才能让一个女人不婚不嫁,独自养大一个女儿,到被钱逼迫到绝境时,仍然缄口不言
  
      孟海涛意识到,最绝情的是他,二十年中,他专注于拓展事业的版图,往返于中美两国,就算待在n市,他也从未想过再去六中看一眼薄枫。一刀两断是男子汉的做法,城市大而拥挤,人海茫茫,要对一个处于不同阶层的人避而不见,太容易。心想事成,漫长的岁月中,他竟然真的再没得到过有关薄枫的任何蛛丝马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