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深度索欢:邪魅总裁的小嫩妻 > 290、传家之宝

290、传家之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婚礼之后,孟琪雅被送回医院静养,其他人一起在餐厅吃饭庆祝。薄云换了一条珊瑚红小礼服裙,这还是宁致远在巴黎买给她的,今天派上用场。
  
      苏青看薄云还是清新素雅的妆容,头发盘得干干净净,手腕上只戴着珍妮送的那块ega金表,笑着问宁致远:“怎么在巴黎也不给小云添置一点珠宝首饰,换来换去就这么几件东西”
  
      宁致远说:“她自己不肯要,拖她去珠宝店就跟要杀她一样。不过她本身也习惯了素净打扮,这样没什么不好。”
  
      薄云不做声,专心吃东西,盘子一扫而空。珍妮看她一点害喜的反应都没有,高兴极了,能吃就好,胎儿的营养有保证。
  
      苏青凑在孟海涛耳边低语几句,他颌首赞同,苏青便去了一趟洗手间,走回来,用手绢托着一物,坐到薄云身边,拉着她的手说:“小云,今天是你的好日子,说起来我们是对你不住,这样冷冷清清地就把你嫁出去。你虽不姓孟,却是孟家货真价实的女儿,一点嫁妆都没有,你父亲的脸面往哪里搁”
  
      话音未落,薄云来不及拒绝,一个冰凉沉重的物件便套上她的手,苏青眼疾手快,捏住薄云的虎口,她骨骼纤细,略一使力,那东西便滑下去。大家一看,这是苏青刚从自己手上卸下来的翡翠镯子,一汪碧水,晶莹剔透。
  
      薄云吓坏了,她没料到苏青突然对她这样亲昵,想去脱那镯子,却抹不下来。她不想要苏青的东西,过去那样刻薄,如今前倨后恭,算什么
  
      宁致远按住她的手:“苏阿姨送礼物给你,还不道谢”
  
      老公发话,薄云只得硬着头皮,感谢一番。珍妮笑眯眯地说:“苏青好慷慨,这镯子你戴了起码二十几年,今日真是割爱啦。”
  
      孟海涛平静地说:“我们出门在外,身边别无长物,一点小小心意而已,不足挂齿。小云为琪雅所做的牺牲,孟家就是散尽家财都不足为报。”苏青垂首不语,镯子是当年结婚时孟海涛送的,孟家的珍藏,这是绝对送得出手的嫁妆。她不是一时心血来潮,而是她也不想欠薄云的恩情,钱财算什么女儿孟琪雅才是她最珍贵的宝贝。
  
      宁毅仁说:“小云到了纽约怎么安置还是先跟我们住吧,等房子收拾好再搬。”
  
      薄云低声说:“不好意思麻烦你们,怎么方便怎么住吧,不必特地为我兴师动众。”
  
      孟海涛发话:“房子我已经让管家重新整理,腾出一间做婴儿房,由你们自己去装修。过阵子就可以入住。”
  
      宁致远敬一杯酒给孟海涛:“我是不是该改口叫岳父”
  
      孟海涛脸上有笑意,嘴里却不说什么。
  
      薄云的脸刷一下绯红,新婚燕尔,她还局促得很,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在座这四位,尤其是孟海涛,“爸爸”两个字是绝对叫不出口的。
  
      孟海涛并不着急,事缓则圆,徐徐图之。
  
      孟琪雅的病情稳定,医生表示情况很乐观,薄云捐出的造血干细胞开始发挥作用,没有出现排异反应。孟琪雅在医院的精心照顾之下,正在逐渐康复。
  
      宁致远一家启程返回纽约,薄云对即将展开的新生活感到忐忑不安。珍妮和宁毅仁对她都很客气,她还不习惯改口,几次把宁毅仁称为“宁叔叔”,他不以为杵,含笑说:“从前老规矩,媳妇嫁过来,我们要给个大红包才会开口叫爸妈的,回头给你补个红包吧。”
  
      薄云羞臊得恨不得钻进地底。珍妮很西化,不在乎如何称呼,让薄云叫她“珍妮”,她不敢,还随宁致远的习惯叫“妈妈”。感觉很奇妙,她真正的妈妈已经死了,眼前这位混血美妇人,是个**型的母亲。
  
      “致远,你妈妈没有中文名”
  
      “没有。我外祖母就是华侨,妈妈是在美国出生长大的,本名叫jenniferhoffn,宁家人都叫她珍妮。你放轻松,她特别随和开朗,你怎么想就怎么说,平常什么习惯,到了家里不必改变,也不用在她面前刻意营造什么好媳妇的形象。”
  
      到得宁家位于曼哈顿寸土寸金地段的透天豪宅,邻居都是名流。薄云暗自咋舌,从前只在电影和美剧中见过的上流社会的生活,活生生展现在面前。宁致远一回家就喊渴,佣人送上清凉的柠檬冰茶,薄云也跟着喝了一大杯,珍妮微笑说:“年轻人怀孕就是好,薄云生冷不忌,什么都吃得。我从前怀致远,真是饱受折磨。”
  
      宁致远说:“对,所以小时候我哭求好几次,妈妈都不肯给我再生个弟弟妹妹。整个家族里,只有我是独生子。”
  
      宁毅仁抚摸妻子的手,温和地说:“你妈妈生你的时候难产,差点没命,我怎么舍得让她再经历一次”
  
      薄云突然感到紧张,双手下意识地捂住小腹:“难产我会不会也”
  
      宁致远忙说:“不要杞人忧天,担心这些作甚现今医学昌明,不会让你吃苦头。”
  
      珍妮理一理头发,笑眯眯地说:“每个人体质不一样,你怀孕还不足三月,胎儿什么情况都不知道,别着急,到中后期看医生的意见,拟定一个万无一失的分娩计划。”
  
      孟家的房子正在紧锣密鼓地准备,薄云这些日子便随宁致远住在家中。他的房间还保留着读书时代的痕迹,虽然没有一般男孩子喜欢的电影海报和游戏机什么的,但运动器材和汽车杂志可不少。薄云觉得十分有趣,偷偷翻他以前的课本和笔记,发现宁致远也是个学霸,书眉页脚写得密密麻麻,笔记上流畅的斜体英文长篇累牍,许多深奥的字句她都看不懂。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